当前位置: 版纳/ 玩转版纳
西双版纳 景哈村的傣族婚事
2015-06-05 16:47:49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澜沧江的终点在西双版纳,但大河并没有在这里结束。离开了山岭,汹涌的河水在西双版纳渐渐平缓,在中国和缅甸、老挝交邻的国境,大河换上了另一个美丽而浪漫的名字——湄公河。我的行程,就沿着西双版纳的澜沧江畔铺展开来。

  从景洪的客栈出门穿过小街,再穿过对面的巷子。展开胳膊,能摸着两边高墙,等穿出巷口,就到了澜沧江边。江水离开岸边很远,站在大堤上看,能看到河道里的水翻滚着浪涛。沿着台阶走下几米高的河堤,脚下是无数的鹅卵石。沙滩有上百米宽,高高低低,很不好走。靠近水边有玩耍的孩子,有赶着枯水的渔人,还有一对新人正在摄影师的指挥下依偎着拍婚纱照。

  朋友说,只是枯水季节才这样,等雨季到了,河水能涨高十多米,所有的石滩都被淹了,江面几百米宽,水势汹涌到让你看着都能头晕。即使是枯水季节,因为河道里乱石暗礁林立,水面上层层叠叠尽是湍流旋涡,如果没点儿经验,敢在这儿行船的人还真不多。景洪是大港,江上却见不到几条船。搭顺风车到了橄榄坝,下车的地方紧挨着大集市。

  沿着山坡一路向下又回到了澜沧江畔。这里是渡口,几条老旧的机动船在江面往返,船上挤满人,都努力往船行的方向张望。记忆里的老渡口似乎总有株盘根虬结的大树,这里也不例外。在渡口种棵孤零零的树,似乎只有这样,在那些雾霭迷蒙的凌晨和黄昏时,在倾盆而下的暴雨里,船家才能在顺水逆流的来往里看清方向,找到落锚的渡口。那株大树附近正在修一栋大楼,树旁边的土地被铲去了很深一层。大树好像长在了孤岛上,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伤了根。

  我顺口问对岸是什么地方。站在我们身旁登船的傣族少妇说:“那里是我家,景哈村,一个和你们传说中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也许这就是缘分,没有任何思考,我们跟她上了船。一路上我们已经知道,她叫玉英,她的一家,不知道有多少代人,就住在那村里:“进村还有一段距离,得搭三轮摩托车,愿意的话,晚上可以住在我家里。”

责任编辑: 王一涵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