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版纳/ 要闻
涌入瑶寨的“公益达人”
2017-07-03 09:54:52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阿姨,我带着弟弟玩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你们去吧,注意安全,我在家做好饭等着你们。”

  刚上一年级的黄静淑一放学回家,就要带着住在家里的王瑞淞一起出去玩耍。得到允许后,俩孩子像两只快乐的小鸟,一起“飞”出了家门。

  “小瑞淞不简单,从北京来到我们村,一住几个月,他一点都不拘束,还教我们村的小娃娃讲普通话、学规矩、学礼仪。”黄静淑的爸爸黄志成介绍,他还和宋老师一起帮我们做很多的事情,是村里人人皆知的“公益小达人”。

  小瑞淞是社会公益组织“勐腊小云助贫中心”融入河边村,为河边村脱贫攻坚竭尽全力的一个小小缩影。

  今年3月8日,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师宋海燕带着3岁多的儿子王瑞淞从北京来到河边村,开始了他们的乡村生活。母子俩就吃、住在黄静淑家。宋老师承担着“瑶族妈妈的客房”的设计和装修指导等繁杂、纷乱、细微的工作。3个多月来,从未离开,一直兢兢业业地为彻底改变这个小山村的命运而倾力付出。

  “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为改变河边村旧貌作贡献,宋老师和儿子王瑞淞只是这个公益组织的一分子。在2015年初,针对河边村深度贫困综合治理的“勐腊小云助贫中心”已在探索实践中迈开脚步。

  2015年1月,国际知名发展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博士来到河边村,他决心和自己的团队一起努力,配合党委、政府把这个看似根本看不到未来的深度贫困村庄改造成为富裕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我与勐腊县的渊源可追溯到1993年,那次调研到了勐腊县城,这座充满滇南少数民族风情的小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时隔20多年,我决定重访勐腊,做些扶贫调查。”李小云说,“于是来到河边村,看到这里农户居住分散、交通极为不便、生产生活方式落后、社会发育程度低、贫困程度深、自我发展能力弱、脱贫主观能动性不足等问题突出。”

  为什么不能够沉下来,利用自己的学术成果和人脉,配合党委、政府,和当地老百姓一起探索实践,为河边村开出一付发展致富的良方?李小云不断地叩问、敲打自己。

  李小云的设想得到了中国农业大学校领导的大力支持,2015年2月,校长柯炳生实地考察勐腊县农业发展、新农村建设和扶贫开发工作,共商如何利用学校的智力优势探索基层扶贫创新,开展公益助贫,在此基础上,成立了中国农业大学勐腊扶贫工作站。

  “最后,我留下来了。我辞去了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一职,全身心地投入到勐腊和河边村的扶贫工作中来,决心好好在这里破解下深度贫困扶贫这一国际性难题。”李小云介绍,2015年3月,他在勐腊县注册了“勐腊小云助贫中心”,建立了理事会,组建了团队,自任理事长,开始实施与贫困群众需求对接的、可持续性的微型助贫项目。探索并示范基于环境、资源和文化友好的、着眼于社区整体治理改善的综合设计。

  在“勐腊小云助贫中心”的引领推动下,河边村围绕产业生产生计系统规划、人居环境景观绿化、住房改造、基础设施、公益型社区能力建设5大重点工作开始探索。一批批博士生、硕士生及企业家、建筑师、工程师等陆续踏进河边村,共同为实现“边陲瑶寨旧貌换新颜”的梦想献策献力。2015年、2016年两次“99公益日”,“小云助贫中心”筹集助贫捐款近300万元,爱心参与人士上万人次。

  “那么大的教授专家,不嫌弃我们穷和苦,反而住进来带领我们一起干,我们很感动。没有他们的指点,我们哪会那些设计,那些花样。”村支书李福林一边带着记者在寨子里走访,一边说着心里话。从他微笑着的脸上,透露出一种自信与满足,感恩与愧疚。李福林介绍,村民们为感谢李小云教授,在村子拆旧建新中,一致决定为李教授留了一处宅基地,希望李教授退休后来河边村做村民,带领他们继续发展。

  “李老师要求我们工作要细致入微,我们针对每家每户‘瑶族妈妈的客房’装修,补助2万元左右的材料。”小云助贫中心执行干事长张萍介绍,为了保持瑶族特色,他们跑市场、选材料,细致到每一片瓦、每一块砖、每一颗钉子。而负责客房装修设计的宋海燕老师,则力争把每一间客房都建成一个独具特色的“瑶族博物馆”。

  如今走进河边村,独具瑶族特色的木楼、干净整洁硬化的村内道路及一盏盏路灯,在村庄周围花草树木的掩映下,构成了一幅美丽文明的生动画卷。但这离李小云教授的“小目标”还差得远。“在我们的设计规划中,河边村的工作只完成了30%。”李小云介绍,作为深度贫困的河边村,要彻底走出贫困,必须要打破原有的经济发展格局,在发展传统产业的基础上,关键是走好休闲、会议、论坛经济发展之路。完成硬件设施仅是开始,还需通过3至5年的时间,才能发展成熟。

  云报全媒体记者 博达 戴振华 王廷尧

 

责任编辑: 范春艳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