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版纳/ 要闻
云南勐腊县河边村精准扶贫启示录:风起瑶寨大地飞歌
2017-07-07 17:10:08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一个云南贫困山村的“综合治理”扶贫初探

云南网讯(记者 杨之辉)车道蜿蜒,满眼青翠。

走进勐腊县勐伴镇河边村,只见一条由山间蜿蜒进村的水泥路正在紧张施工中,连接河边村与外界一条约8公里的通村公路建设接近尾声。村民们正忙着建盖和装修别具民族特色的瑶族木楼,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

可谁能想到,这样美丽的小山村,多年来的远近闻名,不是因为她的美丽如画,而是因为——穷。

3年来,在各级党委、政府以及公益组织的关心和支持下,河边村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让一个深山瑶寨不再隔绝遥远,让眉头紧锁的瑶胞舒展出了笑容,也让一个不为人知的穷山坳终于感受到了致富的曙光。

党委政府主导

瑶寨旧貌换新颜

驱车顺着蜿蜒的水泥路往山上行进,来到河边村,只见路两旁的太阳能路灯、风格统一的瑶族族农家别墅、分类垃圾箱和村间公厕等格外惹眼,一派新房新村新景象。

“等我把客房装修好接待游客后,日子会越来越好。”43岁的西双版纳州勐腊县勐伴镇勐伴村委会河边村小组村民尹文刚说。

得益于政府扶持和公益组织的帮助,尹文刚一家即将搬进新房,特意打造的一间客房是为日后发展乡村旅游接待游客准备的。

“我们能住上这么漂亮的新房,要感谢各级党委和政府。”谈起村里的变化,尹文刚望着自家两层楼的新房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因为如果没有党的好政策,没有各级党员干部的,我们住在这,连路都不通,怎么敢奢望盖新房住新房啊!

回想以前的生活,邓林国就觉得一个“苦”字:不通路,没产业,,加上孩子,日子很苦。

邓林国一家并非个例。

长期以来,云南西双版纳州勐腊县勐伴镇勐伴村河边村小组一直与贫困相伴。

过去,全村小组共有59215人,2015年人均纯收入仅2679元,在云南西双版纳州勐伴镇42个小组中排在34位。2015年,54户村民中还有19户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甚至一度还有28户村民离开村寨到外居住。村民长期住在石棉瓦顶的简陋木板房中,是勐伴镇较为贫困的村寨之一。

由于地处偏远,基础设施落后,贫困问题曾是压在当地瑶族群众心口最难移的“大山”。

解决村民“要我脱贫”的思想问题,使其树立“我要脱贫”的观念,成为能否彻底改变河边村小组贫困状况的关键。

河边村小组被列为脱贫攻坚试点村寨后,云南西双版纳州在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及省委、省政府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大政方针过程中,州、县、镇和村“四级书记”层层亲自抓落实,各级领导干部和驻村工作队走进村子,创新工作方法,认真开展深入遍访,与瑶族群众拉家常、问贫困,把准河边贫困“脉门”,对症下药,脱贫攻坚迈出坚实的步伐。

勐腊县委政法委书记徐永志告诉记者,从20159月起,县委政法委先后35次组织干部职工250余人次到河边村小组进行实地调查摸底,15名干部职工深入到各自帮扶对象家中,与他们面对面交谈,详细了解掌握帮扶对象家庭情况、经济收入、生产生活困难、致贫的原因及帮扶需求,切实做到帮扶对象底数清楚。在此基础上,制定到户精准帮扶方案,制作结对帮扶联系卡,随时随地为贫困户出主意、想办法。

通过多方的会诊把脉,当地党委、政府找到了“交通制约、缺乏产业”的贫困症结,同时看到了河边村具有发展生态农业和乡村旅游的优势。

于是,一个以党委、政府为总指挥和主力军,具有人才资源优势的“小云助贫中心”充当出谋划策“军师”,“挂包帮”单位县委政法委和乡镇密切合作服务到最后一公里的精准扶贫机制就此形成。

为啃下这块“硬骨头”,镇党委精心挑选一批精通瑶族语言的干部挂钩驻扎,镇党委书记罗普琪、镇长岩坎丙经常到河边村督促检查各项工作的进展情况,最多的时候罗普琪一个星期7天时间都在往河边村跑。

20162月,河边村启动整乡推进项目,并依托政府的整乡推进、易地搬迁、兴边富民、产业发展项目资金,大力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旧房改造、产业开发,村寨面貌日新月异。

与此同时,政府携手小云助贫中心破解村庄发展瓶颈,开启了迅速改变贫困落后面貌的“河边模式”。

为解决河边村小组农户居住分散、房屋质量差、农户生产生活条件低下的难题,勐腊县和勐伴镇坚持政府引导和群众自愿的原则,整合投入资金1444.58万元,启动河边村小组精准扶贫安居房建设。

同时,县委政法委投入10万元资金用于河边村小组的球场、公厕、垃圾焚烧房建设;向建新房的河边村小组村民提供每户1吨水泥的援助;为提升村民素质,开阔眼界,组织村民到勐腊县曼飞拢村考察学习新农村建设经验,同时协调有关农业技术人员到村内为群众开展割胶、养殖等技术培训。

“小云助贫中心”则从全国各地招募来建筑设计、项目规划、产业发展的专家和志愿者,分批来到河边村与党委、政府派出的驻村工作队员入户开展工作。同时根据打造民族特色村寨的规划定位,将村民的新建住房统一设计成瑶族干栏式建筑,既突出民族特色,又融入现代风格进行打造。具体规划一楼和二楼为村民自家居住,三楼单独设计修建成一间舒适温馨的“瑶族妈妈的客房”,为发展“嵌入式”休闲旅游打下基础。

在新房建设中,每户村民只能聘请一至两名师傅,村民必须跟着师傅一起学习建房的手艺并投工投劳,以提高村民的主动性,并让村民学到一技之长。”“小云助贫执行干事张萍介绍说。

通过两年多的努力,一幢幢与雨林环境相适应、具有瑶族特色的新民居在河边村小组展露新容。

现在的河边村,房屋道路规整,家家户户建房忙,功能完善、结构优化、布局合理的生产生活基本环境已展现在眼前。

要发展先修路。云南西双版纳州勐腊县和勐伴镇依托整乡推进、兴边富民工程,整合投入600余万元资金开展进村道路硬化。

这条进村硬化道路的完工,成为河边村小组早日脱贫致富的“信心路”,成为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连心路”,为全村小组精准扶贫深入推进奠定了坚实基础。

这些天,村民茶余饭后看着一条长达8公里、宽3.5米的水泥路面即将完工,露出了灿烂笑容,对未来生活的盼头也更足了。

村民尹文刚说,前还是土路的时候,晴天可以骑摩车送孩子去上学,一到雨季,泥巴没过小腿,农产品销售季节,就是村民发愁的时候,农产品卖不出去,农用物资运不进来。

“在党委政府主导下,还有小云助贫的帮助下,村子有今天,做梦都想不到。”李福林说。

产业扶贫

从“输血”到“造血”的嬗变

过去没有路,群众想发展生产难上加难;现在路通了,群众不但视野拓宽了,而且早脱贫、快致富的心也十分迫切。

但如何蹚出一条让贫困山区群众尽快脱贫致富的路子,成了乡党委、政府及村干部们最心焦的事。

“如今,随着扶贫硬化道路的修通,我们脱贫致富的希望不再是梦想。”村支书李福林说。

勐伴镇镇长岩坎丙介绍,河边村群众的收入主要以种植粮食、橡胶、甘蔗、砂仁等作物为主,虽然当地土地资源丰富,但过去交通基础设施落后,阻碍了村寨的发展。

岩坎丙说,为改善河边村小组贫困现状,勐伴镇整合精准扶贫项目建设、整乡推进、产业扶持等项目资金,强化基础设施建设,2015年以来,政府在住房、道路、饮水、种养殖产业等项目上累计投入2100余万元,极大改善了河边村村民的生产生活条件,进一步夯实了群众增收产业基础。

与此同时,借助“小云助贫”人才和社会资源优势,充分发挥各类社会组织潜力,汇集各方资源和多方力量参与脱贫攻坚,加快贫困群众脱贫致富步伐。

为解决长期以来群众“造血”能力弱、产业结构单一、收入低下的困境,勐伴镇投入30余万元产业扶持资金,大力发展特色产业,带领群众发展热区特色生态农业和珍贵用材林种植,开展小耳朵猪、黄牛养殖等,构建近期增收有保障、远期发展有潜力的产业新格局,进一步夯实了群众增收产业基础。

2016年工作队和挂包帮单位给村民送来的3.6万尾鱼苗,如今最大的已经有1公斤多。还有扶持村民养殖的小耳朵猪、黄牛等产业扶持项目,也已经初见成效。”驻村工作队员刘建明介绍说,在引领村民脱贫奔小康的同时,集体经济也得到了良性发展。

张萍介绍,为了让村民转变思路,勐伴镇在河边村先后成立了“河边村发展工作队”和“河边青年创业小组”两支骨干队伍,以互助的形式,带动和帮助村民一起发展生产、创业脱贫。

“河边青年创业小组”的青年人,在“小云助贫”的带领下前往河北、北京等地参观学习;“挂包帮”的勐腊县委政法委多次对村民进行农业生产技能培训,到发展较好的村寨参观学习,让村民对休闲式旅游和可持续发展模式有了直观的感受。

与此同时,由12名村民组成的“河边发展工作队”在“小云助贫中心”的指导下,注册成立由村民自主管理的土特产电商销售平台。从调研、搜集数据、搭建微店平台、包装设计、物流到销售所有流程的实验大致花了半年时间,每个流程都注重青年创业小组的能力建设。

“造血功能”的培育,很快就让村民享受到了收获的喜悦。

在小云助贫中心的指导下,由村民完全自我管理的河边村天然产品微店,在短短数月,定价10元一个的本村生态鸡蛋通过互联网销售到北京、上海等地,很受欢迎。

截至今年5月,河边村共销售2500个鸡蛋,收益17500元,收益最多的农户达6000元。通过电商平台销售土鸡蛋,村民黄元周家半年时间已经有了2000余元的收入。而且河边村村民、青年创业小组队长邓生勇也能熟练处理订单了。

土鸡蛋仅仅是河边农产品开发实验的开端。

“将来,我们还要结合河边村土地资源继续开发木瓜、冬季作物、古法红糖、柚子、芭蕉、蜂蜜等一系列天然产品,借助微电商平台打开销路,不走规模,价格上主要面向高端消费人群。”李小云表示。

河边村小组党支部书记李福林说,装修客房所需部分材料得到了“小云助贫中心”支持。李福林是村里第一批建房者,目前客房接待收入约3000元。

今年4月,村民小组长卢学明他家“瑶族妈妈的客房”已经为他带来了全村第一笔旅游收入。两名外地游客在他家吃住两天后,留下了1000元钱满意而归。

看在眼里的村民们羡慕的同时,加快了建房的进度,也期望早日挣到钱。

 “我们不做一般的乡村旅游,而要以高端休闲及小型论坛会议会址村建设为主导型产业。目前我们正动员村民做会议室的修建,同时指导村民在家里设计嵌入式瑶族妈妈客房,希望以会议经济的形式来带动瑶族妈妈客房的预订,让房屋资产升值。”小云助贫中心执行干事长张萍说,“客房是参照了其他地方的民宿,融合当地瑶族特色设计出来的。目前,建成的客房已经开始产生收入,预计到年底建成客房农户纯增收超过3000元以上。”

“虽然贫困程度深,但河边村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具备发展高端会议经济的潜力。”李小云说,河边村将以高端休闲及小型论坛会议会址村建设作为主导型产业,在民房建设过程中动员村民修建嵌入式“瑶族妈妈客房”,既能保留民族特色,又能接待宾客,增加村民收入。

从昔日的吃粮靠救济,住着土木结构屋,犹如凤凰涅槃,到今天吃穿开始不用愁,马上住上“小洋楼”。不管是过去的家徒四壁,还是如今的幸福美好,都在河边村村民的心灵深处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

“路子已经找到了,今后要带领全村脱贫奔小康,以后要把生态蔬菜种起,还要把瑶族粑粑和瑶族豆腐做成产业。”说起未来,李福林信心十足。

 

“最后一公里”

探索政府和公益组织携手助力偏僻民族村寨脱贫

以前的河边村,地处深山老林,从乡村公路到村里还需要途经大约八公里的崎岖山路,一旦下雨,进不去也出不来。

就这一条路,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李小云已经不知道走了有多少次。

多年来,李小云致力于农村发展、扶贫政策研究与实践,足迹遍及20多个国家和我国所有省份。尽管李小云从事扶贫研究超过20年了,见过许多地区和人群的穷困窘迫,当他2014年第一次来到云南西双版纳州勐腊县河边村的时候,仍然被深深触动了。

村里没有一处像样的房子,孩子们光着脚在冬日冰冷的地面上行走。他决定留下来,在这里开始他的精准扶贫“最后一公里”试验。

选择在河边村这样一个贫困山区,就是因为这里不仅符合了以上贫困条件,并且这里地处热带雨林,当地农民的生计直接影响热带雨林的保护,“希望将这个深度贫困的村庄作为试点,通过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人居生活、村庄社会治理等多方面的综合治理,探索一条可持续的、治理贫困的出路。”李小云说。

如何落实中央精准扶贫的思想,探索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让处于绝对贫困的村庄找到摆脱贫困的路子,成为了李小云团队追寻的目标。

“河边村长期处于深度贫困状态,因此需要采取综合治理模式。”多年来从事扶贫政策和扶贫实践研究的李小云说,河边村深度性贫困综合治理探索的主要目标是:收入的超常规增长和持续性增长、生活和环境的根本性改善、完全实现两不愁三保障。

挨家挨户调研了之后,“小云助贫中心”设计了主导型产业、辅助型产业、基础型产业为一体的产业发展思路,在河边村展开了通过“输血”为“造血”创造条件的综合治理实践。

“不解决收入增长的问题,他们就只能在贫困陷阱里打转。”李小云说。怎么解决可持续的问题,不可能有一个公式,每个村每一户的情况都不一样,就得花时间诊断。对于河边村来说,收入要实现成倍增长,才能摆脱贫困。他希望自己能够探索出经验,提出解决深度性贫困的方案。

“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是根本保障;社会公益组织,比如学校,带来的是智力型方案和辅助性资源;村民作为扶贫主体,需要全程参与。”李小云说,河边村走出了一条以“政府为主导、公益组织参与、村民为主体”的深度性贫困综合治理之路。

“这是自政府推动扶贫工作几十年来决心最大、资金资源投入也是最大的扶贫行动,其力度前所未有。精准扶贫的关键不仅要明确谁是贫困人口,更主要的在于投入的扶贫资源在‘最后一公里’之内如何能转变成贫困人口可持续的脱贫资源。”李小云表示,在解决扶贫“最后一公里”问题时,需要专业性组织和人力资源与贫困人口一起创新。

“有了政府大力度的扶持,我们开展的项目才能很快落实下去。”张萍说。

“政府主要投入在基础设施和产业扶持上,小云助贫投入的更多是细化的东西。”在岩坎丙看来,村寨有如此巨大变化因素很多,一个是政府帮扶有力,给了老百姓实打实的扶持;其次,公益组织的参与让帮扶细化、精准,还有挂包帮单位的参与等等,是这些力量把老百姓的心聚在了一起。

“有群众基础之后,项目推进就快了。现在村子里无论是建房还是其他扶贫工作,村民的参与积极性都比较高。”岩坎丙说。

“小云助贫极大地激发了困难群众脱贫奔小康的内生动力,变"要我脱贫""我要脱贫",这是先进理念和本地特色的结合,今后我们还准备邀请小云助贫到其他村讲课,或者让其他村村民来这里学习借鉴。”岩坎丙说。

 

责任编辑: 朱清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