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版纳/ 要闻
【生态宜居景洪系列报道】发展经济先问生态 景洪实力演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17-08-23 15:07:2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7月25日,在景洪市区前往基诺山基诺族乡的公路边,记者看到一处标语“造林就是造钱 造林就是造田 造林就是造福”。这,是景洪靠绿色致富的真实写照。

森林,本身就是一座不断产出的宝库。正值雨季,大渡岗乡正出产菌子,每天下午五六点钟,村民们集中到镇子的街边出售菌子。大渡岗乡党委书记魏学善自豪地说,这几天,每天全镇能有100万的收入。

除了菌子这样的时令产物,在森林里“稍作文章”,又是一笔财富。大渡岗乡的大荒坝村,一家养殖胡峰的公司入驻,将做好的蜂巢挂在树上,胡蜂自己以树汁、害虫为食,管控成本低。生态奠定了胡蜂优良的生活环境,一窝蜂就能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

森林边缘的村寨,庭院里种上蔬菜、水果、傣药,家里的开销账本上就又少了一笔。开源,还得截留。满目的绿色,愉悦身心还有实际价值。当地人说,这叫“庭院经济”。

便是要开垦成土地、水田,景洪人也在其中种上茶叶、橡胶以及种类繁多的热带水果。出产自生态环境优良的景洪,在加以技术保障绿色健康无污染,在市场上的价格瞬间涨高。心里有本生态账的景洪人,正在努力“提质增效”。

千百年来,良好的生态孕育了景洪人,今天的景洪人在开发与保护的平衡中,依旧秉持着发展经济先问生态的原则,实力演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大渡岗乡胡蜂养殖

森林里处处都是宝

对于深爱美食,尤其是深爱菌子的人来说,雨季的大渡岗乡非常“好吃”。大红菌、奶浆菌、见手青、鸡枞……哪一样都是“吃货”们的心头好。

魏学善将菌子称为是保护生态带来的最大最直接的好处。这一时节,大渡岗乡人几乎全员出动上山捡菌子。这是一项需要耐心和细心的活计,对体力和爆发力倒是要求不多,男女老幼都可以做。清晨甚至半夜上山,下午五六点下山,收菌子的商人早就在山下等着了,根据品种卖相给价。

有的人为了捡到更多的菌子,甚至连续几天往深山里去,吃住都在山里。菌子的保鲜期短,于是聪明的山里人家便把菌子烤干后带出深山,成为一道可以远程运输的美味。更多的菌子,消耗在热爱这道美味的云南人口腹中,包括大渡岗周边——这个季节,大渡岗的餐馆里压轴的菜色总是菌子。

靠着菌子,大渡岗乡有的人家一年能有数万元收入。人们碰在一起,总在交流谁又在哪里捡拾到了大片菌子,卖出了高价。

茂密的森林还成为了当地吸引企业的宝贵资本。在大渡岗乡大荒坝村,有一家从保山“移民”到这里胡蜂养殖公司,叫博林胡蜂养殖有限公司。

胡蜂,别名也叫黄蜂、马蜂、地王蜂等,杂食性昆虫,以其他昆虫或者植物的嫩叶、汁液为食。

该公司的技术人员段强告诉记者,大荒坝村的资源更好,森林茂密、面积广泛,森林里的昆虫更多、植物也更多,为了给胡蜂们提供丰富的“食物”和良好的生活环境,公司专门从保山搬到了大荒坝村。“这里的气候也更适宜胡蜂生长。普通情况下,胡蜂的生长期只到9月份或者10月份,但是在大荒坝村,胡蜂的生长期能延长到11月份,产量至少能提高1/3,养得好一些的甚至能提高一个倍。”

胡蜂养殖的成本并不高。段强说,在大荒坝村,胡蜂11月底才会过冬,来年的四月份,通过婚飞交配产生的蜂王就能进培育箱了,一个蜂王就能做窝发育成为一个蜂群。把蜂群的蜂窝挂在树上,勤劳的胡蜂就会自行捕食、做窝,不需要太多管控。

一个蜂窝能产生约10 公斤蜂子,每公斤的价格在130元~150元之间,扣除种苗,也就是说,一窝蜂大约能带来1000元的收入。

现在,大荒坝村及附近的村民能去这家公司购买胡蜂的种苗参加胡蜂养殖,养出来的胡蜂可以返销给公司。每窝胡蜂能采收2、3次。

勐罕镇村民家的傣药园

庭院里的绿色 好看也适用

除了森林,景洪人还爱在自己的庭院里点染绿色。那些看似随手种下的小菜、果树、药物不起眼,但是却是节约家庭开销、甚至传承民族文化的重要渠道。

在景洪市基诺山基诺族乡,庭院里的点点绿色被基诺山基诺乡党委书记吴鸿杰称为庭院经济,是基诺山四大扶贫产业之一,也是基诺族人重要的“理财方式”。

吴鸿杰说,基诺山土地面积宽广,基诺族人在建新房时,喜欢留出宽敞的庭院。在庭院中养上家禽家畜、种上水果小菜,就能为家庭节省一大笔开销。“我们不能单单盯着收入,也要帮助群众节省开销。”

景洪市勐罕镇曼远村居民以傣族为主。这里,人们不仅爱在房前屋后种植果蔬,还种植傣药。傣药是我国古老的传统医药之一。曼远村村小组组长岩温丙说,在庭院种植傣药一方面能保证傣药的传承,另一方面也方便村民们日常治疗用药。“村里的村民或者外来的游客生了小病就直接在庭院里摘点药用,都是免费的,村民们十分淳朴。”

2015年,有科研机构在这里落地实施了西双版纳傣医药社区保护项目,整个曼远村有5户人家被评为了傣药庭院种植示范户,有的人家种了一两亩,近20来种。每年,示范户能拿到500元的补贴。

波空伦家就是村里的一户傣药庭院种植示范户。他家的院子里种着柚子、院落旁边是菜园,房子后面就是傣药园,各种不知名的傣药长得非常茂盛。波空伦说,今年的补贴还没有拿到,自己自愿种植傣药,知道疗效的傣药,自己就想办法找种子来种在庭院里。村里谁不舒服都能来要一点药回去治疗。通过这种口耳相传,孩子们也多少能了解到一些傣药的有关知识。

 

大渡岗乡茶叶企业生产线

绿色成“摇钱树” 还在提质增效

依靠景洪独特的生态资源,当地人还致力于发展种植业,橡胶和茶叶是景洪两棵传统的“摇钱树”,香蕉、火龙果等热带水果更是数不胜数。

基诺山基诺乡,橡胶是当地最主要的产业之一。据统计数据显示,基诺山共有橡胶种植面积18万亩,其中已开割面积8.9万亩。吴鸿杰告诉记者,在当地,每户人家平均有10来亩橡胶,在理想状态下,基诺族乡只要有1\3的橡胶开割,就能保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在基诺山,橡胶是传统增收致富,以往因技术、市场等原因,效益不算太高。

吴鸿杰说:“我们现在对橡胶采取的态度是巩固,主要的办法是通过技术培训的形式提高采收的质量和效率,例如割胶、防病等。今年部分橡胶爆发了白粉病。我们通过反复宣传、推广药品等,来抵御病害。现在,橡胶已经开割20多天了。”

除了橡胶,基诺族另一棵绿色的“摇钱树”是茶叶。吴鸿杰介绍说,目前基诺山还保留着4.5万亩古茶树,对茶叶,当前的重要功课也是加强技术培训。基诺山是云南六大茶山之首,但是因为管养技术和加工技术不到位,单价比较低。他说:“在技术到位的情况下,加工出来的茶叶价格能翻倍。现在,我们专门引进了龙头企业来发展茶产业,虽然在市场上我们的牌子不算‘溜’,但是我们想先练好内功,管好茶园,先把茶叶的质量搞上去。”

对茶叶产业的提质增效,大渡岗乡已经迈步在前。今年3月,当地一家名为“牧童蝉”的公司和云南农业大学热带作物学院进行校企合作开展了大渡岗乡茶叶基地和茶园的“提质增效”改造。4个月不到的时间,他们就在当地改造了3000亩茶园作为示范园。

示范区里不允许使用化肥和农药,改用生物肥、农家肥;茶树之间的间隔加大,茶树不再进行修剪。通过改造,每亩土地能种植的茶树减少了很多,但是亩产值却增加了。原来普通台地茶的鲜叶收购价仅为0.8元,但是改造之后,鲜叶的收购价上涨到了4元、甚至7元。

在进行示范区改造的同时,“牧童蝉”也与30家当地农户合作,改造了500亩茶园。在公司的制茶厂里,记者碰到了前来买鲜叶的李云凤夫妻。李云凤说,自己和老伴一天能采22公斤的鲜叶,在采茶的季节每个月能收入2000元左右,积极性很高。

云南农业大学热带作物学院的白延文介绍说,按照规划,他们希望在3年内将大渡岗乡放荒的茶园整体改造结束,五年连成片、连成形。为了加快进度,茶厂还雇佣了村民对茶园进行改造,一亩300元,很多村民从早到晚都泡在茶园里。

或者,更应该说的是,景洪人从早到晚都泡在“绿色”里。那片绿色养育了他们,也教会他们如何把握保护与开发的尺度。在保护的基础上开发,以开发唤醒更多绿色,这其中的微妙平衡,他们一直在调整。

云南网 记者 范春艳 段芃 实习记者 郭凌志

相关报道

【生态宜居景洪系列报道】生态文化看得见 景洪就这样“绿”了

 

责任编辑: 朱清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